新冠肺炎疫情视域下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服务的实践探索

浏览: 时间:2020-12-24
其次,疫情期间,信息服务朝着层次化网络化的方向发展,网络在线咨询服务的激增,使得单一的推送式信息服务已不能满足用户需求,打破了原有的传统咨询模式,探索出为新冠疫情期间提供信息服务的新模式,构建网络化立体服务咨询平台,形成读者网上文献检索全文获取原文传递和馆藏印本文献协同保障的文献信息综合提供能力,是疫情防控期间信息服务的发展方向,也是公共图书馆服务的发力点和职能所在优势所在

新冠肺炎疫情下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服务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公共图书馆在开展文献信息服务的过程中,通过积极变革传统服务模式,利用自身的优质资源,对相关馆藏文献信息进行评估甄选,为读者提供专业信息服务;提出具体的危机应对措施,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和发挥公共图书馆的作用。据悉,中国图书馆学会通过“读联体平台”推送免费资源,“读联体平台”是一个开放型的全民数字阅读平台,涵盖了电子书、有声书、视频、期刊、图片等各类型数字资源,助推线上学习。宁波市图书馆紧贴疫情发展态势,发行抗疫专辑,推出了“我的战疫”阅读马拉松、“宅家课堂”等线上活动,为疫情期间居家抗疫的市民带来了丰富的精神文化食粮。株洲市图书馆积极收集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文字、图片、作品、视频等各类有关疫情的资料,积极联系数据商家开发平台,建设“株洲新冠肺炎疫情专题数据库”,还开通了“宅约书香”网上借书服务,图书消毒后即可包邮到家。天津图书馆疫情期间开放的数字资源以古典音乐、艺术图片、线上展览、培训视频等为主,种类多、数量大,供读者自由选择,并且无需读者证、无需下载任何应用,扫码即可阅读,有效拓展了用户获取资源的途径。通过开展线上故事会、线上讲座、线上培训、线上咨询等活动,满足大家的学习需求,实现由个人阅读到共享阅读的重大转变。江西省图书馆通过网上借阅平台“网上书房”,丰富读者“宅”家生活,通过“网络+物流”的形式,让读者可轻松完成“无接触”借还;同时利用线上渠道开设了“医学知识”防疫专区,引导市民正确解读政策文件,学习科普病理常识、宣传防护知识,为市民提供了解相关防控知识的便捷平台。 


新冠肺炎疫情对阅读推广服务的具体影响 

■ 对公共图书馆的影响

      作为开展公共文化活动的公共服务场所,公共图书馆担负着为科学研究服务和为大众服务的双重任务,公共图书馆既是文献信息的资源中心,也是人群高度聚集又相对封闭的公共场所,属于疫情易发场所。2020年1月29日,全国所有省市自治区启动一级响应,国家图书馆率先投入到了阅读战“疫”中;随后各省市公共图书馆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同时发布临时闭馆公告,总馆、中心馆、各分馆、自助图书馆、流动服务点全部闭馆,闭馆期间所有的线下服务和活动全部暂停,并且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实现精准化、多样化、数字化、智能化的服务模式转变,以满足疫情期间读者的文化需求,满足读者健康信息类参考咨询的需求,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管理体系的建设发挥应有作用。

■ 对读者的影响

      新冠肺炎疫情是一个对社会影响重大的灾难性事件,各行各业都投入到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大家的生活、工作、学习都受到了严重影响。鉴于新冠肺炎具有较强的传染性,为了有效阻断新冠肺炎的人际传播,人民群众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宅”家战“疫”,这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大家原有的生活节奏。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各种有关新冠肺炎的消息铺天盖地,真实的、虚假的消息都有,不同读者的不同需求也显现了出来:停课在家的孩子们想要有趣有用的学习知识;低龄的好奇宝宝们想要好玩好听的绘本故事;成年读者想要通过阅读来充实生活;需要提升专业素养、深入开展相关研究的读者想要获得更为精准便捷的信息服务等。总而言之,新冠肺炎疫情使读者的学习方式发生了改变,阅读习惯和阅读需求也发生了改变。

■ 对读者服务的影响

      随着公共图书馆的服务重点由线下转为线上,图书馆员的工作方式、工作内容、工作重点都发生了变化。新冠肺炎疫情使大家产生了距离感,这种距离感改变了图书馆开展读者服务的方式,影响了读者的阅读习惯,给读者服务的内容和效果带来了新的考验。在这段特殊时期,更需要公共图书馆员发挥自己的专业所长,为不同需求的读者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图书馆信息技术的发展为图书馆转变服务方式提供了便利,但这仅仅只是从技术层面上解决了图书馆转变服务方式的问题,如何提升图书馆服务效能,如何发挥图书馆这个生长着的有机体的最大作用,如何满足读者个性化的需求才是这一特殊时期的公共图书馆读者服务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做好阅读推广服务的策略 

第一,正确宣传疫情,提供有力的数字资源保障

首先,正确宣传疫情,理性发声,全域科普,为社会大众提供普及教育。新冠肺炎疫情的突袭,使得公共图书馆被迫“闭门谢客”,服务重点转移到了线上。利用信息化手段,以用户为导向为不同的群体提供个性化读者服务,让每一位读者利用虚拟的图书馆获得其所需要的图书资料。之所以要保障数字资源及咨询服务的正常运行,是因为资源服务是公共图书馆的立足之本、发展之基。

      其次,疫情期间,信息服务朝着层次化、网络化的方向发展,网络在线咨询服务的激增,使得单一的推送式信息服务已不能满足用户需求,打破了原有的传统咨询模式,探索出为新冠疫情期间提供信息服务的新模式,构建网络化立体服务咨询平台,形成读者网上文献检索、全文获取、原文传递和馆藏印本文献协同保障的文献信息综合提供能力,是疫情防控期间信息服务的发展方向,也是公共图书馆服务的发力点和职能所在、优势所在。

      再次,数字资源保障需要完善的流程制度来保障信用实施,比如公共图书馆共享平台流程的制定,可分别建立事前把关、事中监管以及事后处理等环节。事前把关是对图书馆注册用户和对用户发布信息进行严格把控,事中监管是对用户间的互动内容进行监控,事后处理是及时解决用户提出的各类问题。疫情期间,公共图书馆可开通微博、知乎、贴吧以及论坛,安排专人每天值守,监测网络服务和数字资源的运行情况,保障电话、邮件、微信留言、网络文献传递等多种咨询渠道的畅通,发现问题及时同供应商联系,从而有效地解决了疫情期间读者在利用数字资源过程中遇到的实际问题。

第二,启动线上活动,促进公共图书馆间的整合与协作

首先,要建立疫情期间的社群制度,使每个注册用户都有需要严格遵守的行为规范准则,配备专业的图书馆管理人员,对注册用户进行身份核查,确保从信息源头遏制虚假消息的传播,满足读者多样的文化需求,加强社群内部交流,及时解决社群内遇到的问题,监控社群意愿的走向;不仅可以满足读者线上书籍查阅、信息查询的知识需求,也可以满足读者线下空间利用、参与活动的阅读需求。

      其次,公共图书馆也应注重共享化的模式构建,以数据开放、共享、融合为基础,通过公共图书馆资源共享,打破过去馆际间的数据烟囱、信息孤岛等,将各个图书馆、阅览室等阅读空间数据化,便于读者就近选择阅读资源,真正形成“大数据”,促进公共图书馆间的整合与协作,从而提升公共图书馆信息服务能力。

      再次,组织各类阅读推广活动。公共图书馆可经过反复研究和周密安排,在世界读书日、春节、“五一”、“十一”等节假日期间,精心挑选卫生、健康、科普、艺术、文学等多个领域的图书,配送至各个医学观察隔离点,陪伴隔离人员度过紧张而艰难的隔离期,用阅读搭建沟通的桥梁,用知识鼓舞抗疫的信心。同时,在线推出世界读书日系列活动,包括经典诵读:“情系武汉·全民抗疫期间诵读线上活动”、“市民科普课堂”系列云讲堂主题活动和“书海战‘疫’”等线上知识答题活动,促进公共图书馆与读者的沟通交流,从而产生彼此相互依存的关系,凝聚起共克时艰的强大合力。

第三,提供人文关怀,为到馆读者做好个性化服务

      首先,疫情期间为了更好地与市民沟通,更清晰地解答读者的个性化问题,确保平稳有序开放,公共图书馆可制定《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重新开馆工作方案》,包括恢复开放公告、在线预约进馆指南、网格化管理实施方案、场馆消毒和管理工作细则、读者入馆管理工作细则、员工日常管理工作细则、突发情况处置预案等。在网格化管理实施方案中增加了馆区入口服务岗。

      其次,增加图书馆内每位读者的体验度。确定读者开放范围,做好详实的疫情防控措施,准确的读者接待服务规范、人员调度安排和充分的岗前培训。一方面增加信息、书籍的供给群体,另一方面吸引图书知识需求方的使用,形成“正向循环”。

      再次,检查预约读者的预约码、提示读者扫描进门战“疫”二维码、测温、安检。公共图书馆的防疫措施包括:读者和工作人员都需要佩戴口罩;馆内新增书籍消毒机器;准备免洗的洗手液;读者借到书后可以放到机器里消毒;为尚未预约的读者介绍预约流程、帮助他们完成预约,公共图书馆的工作人员要为不会预约的老年人登记身份证号,完成现场预约;见到行动不便的读者,主动上前,帮他们办手续,为他们指引绿色通道。这些措施有效地缓解了读者的还书压力,分散了到馆读者的流量,降低了人员聚集交叉感染的风险,为到馆读者提供了安全的借阅环境。